2015年1月28日 2015年1月28日 21℃

首页/魅力富民/富民图片

富民图片

徐霞客过富民的解读

来源于:中国富民网  发布时间:2017-05-18 10:24  发布人:县文联

01100000000000144729749430038_s

徐霞客旅行线路图


徐霞客过富民的解读

张勤

徐霞客(15871641),名弘祖,字振之,号霞客,明代南直隶江阴(今属江苏省江阴市)人。生于明万历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158715日),卒于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164138日)。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十一月初九至十一日,徐霞客滇西之行途经富民。

徐霞客最后一次出游是在1636年,那时他已五十一岁了。这次他主要游历了我国的西南地区,一直到达中缅交界的腾越(今云南腾冲),至1640年重新返回家乡。他回乡不久就病倒了。 他在病中还翻看自己收集的岩石标本。临死前,他手里还紧紧的握着考察中带回的两块石头。

《滇游日记之四》,徐霞客1638年十一月初九过富民县东元一带。日记原文:又西盘南山之嘴,一里余,为二村。村之西有坞北出,横涉而过之。半里,复上坡,随南山而西,上倚危崖,下逼奔湍急流。五里,有村在溪北,是为三村。至是南界山横突而北,北界山环三村之西,又突而南,坞口始西窒焉。路由溪南跻北突之坡而上,一里半。抵峰头。其峰北瞰三村溪而下,溪由三村西横啮北峰之麓,破峡西出。峡深嵌逼束,止容水不容人,故路逾其巅而过,是为罗鬼岭,东西分富民、昆明之界焉。过岭西下四里,连过上下罗鬼两村,则三村之流,已破峡西出。界两村之中而西,又有一溪自北坞来,与三村溪合并西去。路随之,行溪南二里,抵西崖下,其水稍曲而南,横木梁渡之。有村倚北山而聚,是为阿夷冲。

又从其西一里半,逾一波。又一里半,昏黑中得一村,亦倚北山,是为大哨。觅宿肆不得,心甚急。又半里,乃从西村得之,遂宿其家。

译文:又往西绕着南山嘴走,一里多,到二村。村子西边有山坞往北延伸,横穿其坞。半里,又上坡,顺着南山往西走,道路左上方靠陡峭的山崖,右下方临奔腾的急流。五里,有村子在溪流北岸,这是三村。到这里南部山横列耸起往北延伸,北部山绕过三村西边,又耸起往南延伸,山坞口才被从西面阻塞。我顺路从溪流南岸攀越往北耸延的山坡而上,一里半,抵达峰顶。其峰北面俯视着三村的溪水往下流,溪水从三村西边横流,紧逼山峰北麓,冲破峡谷往西流出。峡谷深陷狭窄,只容水流而不容人过,所以道路越其顶而过,这峰叫罗鬼岭,是富民县与昆明县之间的东西分界。翻过罗鬼岭往西下四里,接连经过上罗鬼、下罗鬼两个村子,这时,三村的溪流,已经穿过峡谷往西流出。两个村子之间的分界处西边,又有一股溪水从北边的山坞流来,与三村的溪水汇合后往西流去。道路顺着溪水走,沿着溪水南岸走二里,抵达西边山崖下,溪水逐渐曲折向南,木桥横跨在溪上,过桥。有村子傍靠北山而居,这是阿夷冲。又从阿夷冲往西走一里半,越过一座坡。又走一里半,昏暗中来到一个村子,这村也背靠北山,名大哨。找不到旅店住宿,心里很着急。又走半里,在西村找到住处,就住在村民家中。

作者解读:“峡深嵌逼束,止容水不容人,故路逾其巅而过,是为罗鬼岭,东西分富民、昆明之界焉。”现在的三村大箐,三村古驿道由此经过。这里是当时富民县与昆明县(现在的昆明市五华区)的分界。旧社会常有土匪、盗贼出没。老108国道时,坡陡弯急,车祸常发。如今河水水量不多,春冬之季就更少。

“过岭西下四里,连过上下罗鬼两村,则三村之流,已破峡西出。”上罗鬼村估计是现在的完家村,下罗鬼村估计是现在罗

的东元村。河水出三村大箐后,与明煦苑内的龙潭水、完家小村的山箐水汇合,过完家村,绕东元大梨园,从东元村前蜿蜒流向大营,注入螳螂川。

“界两村之中而西,又有一溪自北坞来,与三村溪合并西去。”这溪也许是东元长梨园的小河,源于束刻上村,经螃蟹箐到长梨园旁汇入大营河;也许是东元村前的小河,源于瓦恭,经新桥、腊衣箐、红石岩、、李家村、在东元村前汇入大营河。这两条河都是从北边的山坞流入大营河。

“路随之,行溪南二里,抵西崖下,其水稍曲而南,横木梁渡之。”“横木梁”估计是现在昆禄公路东元检查站旁的那座桥,通现在富民县国资水泥厂。当时徐霞客过的是木桥。“道路顺着溪水走,沿着溪水南岸走二里,抵达西边山崖下,”“山崖”估计是老108国道东元村前的三转弯。旧社会常有土匪、盗贼出没。

“过桥。有村子傍靠北山而居,这是阿夷冲。”徐霞客过了木桥来到靠北面山的一个村子阿夷冲,阿夷冲估计是现在的砂锅村。“又从阿夷冲往西走一里半,越过一座坡。”此坡估计是富民县水泥厂下面老108国道的坡。“又走一里半,昏暗中来到一个村子,这村也背靠北山,名大哨。”大哨应该是现在的大营村,大营背靠北山,距离砂锅村大约一里。

1638年十一月初十,徐霞客及顾仆、挑夫从大营出发,过高桥河、成器墩,到花大桥,与顾仆、挑夫分开,独游河上洞,返回进县城,出北门,经石关哨(估计是现在的石桥村)到者墕哨(现为者北),过“滇西锁钥”坊,宿于小甸堡。在花大桥与顾仆、挑夫分开,我想其原因,一是挑夫挑着行李,负重难行,不便走崎岖小路,钻洞就更难了,而且去了河上洞还要返回,走冤枉路,费时。徐霞客探洞一般是让顾仆、挑夫先行,自己出洞后去追赶,如探访西游洞前洞,一人前往,让顾仆、挑夫先行。徐霞客登山必登顶,遇水必明其源。如爬昆明西山不畏艰险上龙门,登武定狮山到最高的南方胜迹石坊、古碑亭。在仙桥洞已入后洞探寻,后又找前洞。二是探洞危险,在天生桥种地的村民告诉他,富民螳螂川有个老虎洞,其洞名就知可能有野兽、怪物,万一真有不测,得有人救护或收尸,由此可见他对顾仆、挑夫的关照。长时游历,路途遥远,阴晴变化,风霜雨雪,艰难异常,如果没有顾仆、挑夫,可能徐霞客走不了那么远。

徐霞客53岁游滇西,途经富民,其日记重点记录游河上洞。其《滇游日记》看出,他此行的目的是探寻长江上游水系,考证金沙江是否为长江之源。另外对富民喀斯特地貌有所了解,石洞、溶洞、山势、河流均做考察、记录。1638年十一月初九在沙朗吃早饭(相当于早点),入西游洞后洞(也叫仙桥洞),越天生桥,下岭入前洞,因洞深水大石兀,昏暗无照明,出洞。随大营河一路西行,见到螳螂川,独自一人沿螳螂川逆流而上,迷路误见南洞,几经往返打探,见河上洞,入洞探微,昏暗幽深,洞前桃花流水,云影苔痕。能与清华、清溪二洞堪为伯仲。379年前的游历,时过境迁,物换星移,物是人非,些许旧物,石洞山坞,小桥流水,悠悠古道,苍烟落照,频添感慨。春去秋来,风花雪月,洞前桃花开又败,只是人不回。

《滇游日记》中徐霞客过富民的部分,记录完整,游历时间、地点、过程清楚,有详有略;用词准确、精炼,如“下逼奔湍急流”、“ 峡深嵌逼束”、“穹入之内,崆峒窈窕,”“顶高五六丈,多翱翔卷舒之势。”等;描写形象逼真,如“坳不甚峻,田塍叠叠环其上。”“忽闻上有咳声,如落自九天。”“其前又竖石一枝,从地内涌起,踞洞之前,若涌塔然。”等;叙述、描写中注重自我感受,或愉快,或忧虑、或恐惧。如“虽不得洞,而觇此奇峭,亦一快也。”“复经折随之下,则树影偃密,石崖亏蔽,悄非人境。”“五丈之内,右转南入,又五丈而窅然西穹,阒黑莫辨矣。”            


Copyright © 2013   中国 • 富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管理:中共富民县委宣传部     地址:云南省富民县环城南路富民县委机关210室

联系电话:0871-68812932    传真:0871-68811891    邮箱:kmfmfb@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