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2015年1月28日 21℃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首页/文化富民/富民文艺/作品精粹

作品精粹

星光诗六首

来源于:中国富民网  发布时间:2017-07-10 10:03  发布人:县文联

星光的诗六首

老巷子

说老巷子,其实

是富民城的一条老街而已

很短,短得只有半截烟的功夫

他静卧在南北流淌的螳螂川东侧

又正好连接着横跨东西的二桥

二桥已非往昔的模样

或在商贸的情欲里欢笑

或在沉重的超负里哭泣

我喜幽的松懈走过老街

这里有不被进步观念摧毁的生活

左侧略高的砖混房里有信用社网点

有摆摊的姑娘在玩手机

牛菜馆一直是二十年前的味道

右侧大多为一楼或是二楼的老房子

麻将室颇多,搓麻声不绝于耳

灰暗的美发室也很多,客人络绎不绝

无论是哪个时候
河岸的花都会依季迈出头来向你微笑

黄叶也会时常飘在阴暗的角落

这里,唱歌做爱,吃饭穿衣

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像是魏晋人走来,又不是

仿佛有读书者是傻B

写作者是疯子之声响起

又像是有一种穿越的悲悯

老巷子自陆路通往暗夜的西边

螳螂川连着死寂的海洋也通往西边

这里欢声阵阵,那里枪炮声声

特朗普还未上台

马云就为其解决了几百万的就业

这里才轻轻一点

数日后西半球的货就送到你手里

这分明就居住在一个村里

人却监狱一般被禁固

甚至风烟四起,生灵涂炭

似乎那么多圈圈却又形同虚设

天敌般的谁发明上层建筑

却又在不断地毁灭人性

把招魂的金冠束之高阁

2017.1.11

《成神记》

越过平地,滚下深谷
淌过河流,推上山坡
又滚至坡谷。千万次的重复
直至推上山顶。这个不看路
也无法看路的家伙,多像人的屎壳郎
拥有坚持不懈的牛脾气
也仿佛有我的偏执。不达目的死不休
用铁甲般的双手,来个小倒立
轻轻举起自己。再用双腿把地球推移
这个倒立推着雪球般滚动的家伙
既出于他的激情。也出于他的困苦
在他离开山谷的每个瞬息
也渐渐向诸神的巢穴迈进
他推着他的粮食和后代

他推着他的希望和命运
他超越了自己
他比他推的石头更坚强
他成为西西弗斯
           

《和清巷的秘密》

傍晚牵着红唇

这是都市的一个老旧小区

黑夜与白昼同样繁忙

曾兄是我的好友

酒后便天南海北、古今东西

甚至更多地调侃川妹子

刚射过电话,已是盲音

他算是夜伏昼出者

而更多的夜伏昼出者,步履匆匆

尤如门前起起落落的停车收费杆

间次地把车辆挡在生活之内

那些昼伏夜出者,追赶余辉

吞吐着灯红酒绿,燃烧暗夜

白昼里憩息时,一片光也是黑色的

它不能照进密封的窗与紧锁的门

若与红唇有约,这停泊的客机

仍然可以登录

《我的路倒挂着几个十年》

童年的十载。蚯蚓一般

爬出抑或钻入土地

揣着母亲满满的温暖

十年的学窗。懵懂而迷昧

好学但浅入。雏凤般

在尊师的怀里跑进跑出

工作的头十年。偏执而虚空

无静寂之美。自米箩跳入糠箩

让虚妄的金冠击晕脑壳

第四个十年。不学无进

偏离轨迹。故作商人样

拿豆包不当干粮

奔五啦,拨正帆船

在人世间最美的方舟里

阅读与写作

人生还倒挂着几个十年

把心灵的声音挥豪

让墓碑之荒芜常绿

《改非》

这三十年

端茶倒水

白昼黑夜

酸甜苦辣

已踏成岁月

如今要改非了

褪去处级的金光

立起弯曲的身姿

仙风道骨

如神性的童子

满心清净

画着智慧的圆

千万亿的修正自己

走成暗夜的星月

《中年》

四十有余,目光柔和

那些飘飞的黑雪,自眉霜递进

在"须弥山及周山"。一个人的高度

汉语密咒压住心灵

愁发三千丈的积习,染指你心

千里眼,顺风耳,长鼻子,大嘴巴

长臂猿,巨人腿。这些是多么真实

解咒的乌鸦堆积汉语

似一个神让你归位

在心里下一场雪。满世界的清净


Copyright © 2013   中国 • 富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管理:中共富民县委宣传部     地址:云南省富民县环城南路富民县委机关210室

联系电话:0871-68812932    传真:0871-68811891    邮箱:kmfmfb@sina.cn